<tr id="6xomq"><address id="6xomq"></address></tr>
<pre id="6xomq"></pre>
<object id="6xomq"><option id="6xomq"></option></object>
  1. <object id="6xomq"></object>
    <object id="6xomq"><nobr id="6xomq"><sub id="6xomq"></sub></nobr></object>
      <big id="6xomq"><nobr id="6xomq"></nobr></big>
      1. 新時代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理論邏輯與基本路徑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指出:黨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支持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建立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這是繼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之后,黨的重要文件中再次完整提到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以下簡稱“五力”)。那么什么是國有經濟”五力”?為什么要增強國有經濟“五力”?如何增強國有經濟“五力”?這是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時必須深入回答和深刻理解的重大理論與實踐問題。


        一、國有經濟“五力”的由來、內涵與內在邏輯


        盡管“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作為國有經濟發展目標被完整地提出最早是在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但相關概念和思想由來已久。其中,最先明確提出的是國有(營)企業活力問題,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初。1984年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議》明確指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首先應該是企業有充分活力的社會主義。而現行經濟體制的種種弊端,恰恰集中表現為企業缺乏應有的活力。所以,增強企業活力,特別是增強全民所有制的大、中型企業的活力,是以城市為重點的整個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986年鄧小平同志在一次談話中提到:“企業改革,主要是解決搞活國營大中型企業的問題?!睂嶋H上,四十多年來,黨和政府始終以增強國有(國營)企業或國有經濟活力作為改革發展目標,一直沒有改變。如黨的十四大、十五屆四中全會、十六大、十六屆三中全會、十七大、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及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都有相關表述。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在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上,2017年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時,都提到了增強國有經濟活力問題。實踐中,國有企業改革就是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通過“擴大企業自主權”“放權讓利”激發國營企業活力開始的。之后提出的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等種種重要改革舉措也都與激發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活力密切相關。進一步講,歷史上,包括我國在內的社會主義國家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就是搞活企業、增強企業活力。直至今天,增強包括國有企業在內的各類企業活力仍然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的重要任務。但是,隨著近年來國有企業改革取得明顯成效,國有經濟總量進一步增加,經濟效益、運行質量顯著提高,國有經濟活力日益增強,已不再適合作為現階段國有經濟主要發展目標,因此國有經濟活力并沒有出現在“五力”中。


        正是在增強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活力的理論探討與實際工作過程中,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改革發展目標日漸清晰,也隨著不同發展階段國有經濟主要功能作用的變化而有所調整、演進和更新。歷史上先后出現了國有經濟(企業)控制力、影響力、競爭力、抗風險能力和創新力等概念表述。一是關于國有經濟控制力。1997年黨的十五大提出,“國有經濟起主導作用,主要體現在控制力上。要從戰略上調整國有經濟布局。對關系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國有經濟必須占支配地位?!?999年黨的十五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多次提到提高國有經濟控制力。此后,黨的十七大、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以及十九屆四中、五中、六中全會都一再提到增強國有經濟控制力。二是關于國有經濟影響力、競爭力、抗風險能力。黨的十五屆四中全會除提到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外,同時還提出國有經濟(企業)影響力、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問題。此后,黨的十七大、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都并列提出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吉林省長春市考察提出,推動國有企業不斷提高效益和效率,提高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提出:培育一大批具有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國有骨干企業,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明顯增強,不僅首次同時并列提出國有經濟“四力”,還首次同時強調了培育具有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國有企業這一目標。2016年和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兩次在談話中提到國有企業“不斷增強活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三是關于國有經濟創新力。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把創新力與競爭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并列提出,從此創新力成為國有經濟改革發展新目標之一,國有經濟新的“五力”目標體系開始形成。黨的十九屆五中、六中全會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國有企業改革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都再次把創新力置于“五力”之中,強調增強國有經濟“五力”。這意味著新時代國有經濟“五力”目標體系逐漸成熟、定型?!?/span>


        那么如何理解國有經濟“五力”的內涵及相關各“力”之間的邏輯關系呢?首先,這“五力”是對新時代國有經濟改革發展目標的完整表述,體現了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對國有經濟改革發展的新要求。國有經濟競爭力主要是指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在國內外市場競爭中的表現,特別是在效率、效益、市場占有率、品牌影響力等方面的高低或大小。國有經濟創新力主要是指國有資本、國有企業通過技術創新與制度創新、管理創新提供新產品和新服務方面所具有的能力,特別是在技術創新投入、產出及自主創新、促進科技自立自強和關鍵核心技術突破等方面的綜合表現。國有經濟控制力是指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對國民經濟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及重要資源的掌控與支配能力,包括對其他所有制資本和企業的支配能力,對國民經濟運行調控能力,及國家運用其所掌控的資源實現對內對外戰略目標、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和國民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能力。提高國有經濟控制力關鍵不在于其規模和范圍大小,而在于其質量高低,特別是自主創新能力。國有經濟影響力主要是指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的示范、引領、帶動與導向作用及能力,體現國有經濟在服務國家戰略、發揮戰略支撐作用及承擔社會責任、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過程中所產生的積極影響和效果。國有經濟抗風險能力是指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化解自身在生產經營中遇到的各種風險的能力,以及幫助其他市場主體和國家抵御外部風險的作用及能力,具體包括國有經濟在應對“脫實向虛”、經濟與金融危機、重大疫情和自然災害、政治突發事件及產業鏈供應鏈不穩定、貿易保護主義及國際技術封鎖打壓時所具有的韌性與抵抗能力。


        國有經濟“五力”之間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相互聯系、相互強化、密不可分的。沒有國有經濟的創新力就不會有競爭力,沒有競爭力和創新力也不會有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國有經濟增強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也有利于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進而增強國有經濟創新力。在國有經濟“五力”中,創新力是新發展階段日益重要的發展目標和要求,是“五力”的核心;競爭力是社會主義公有制優勢的重要體現;控制力和影響力是社會主義性質的要求和體現;抗風險能力則是面對日益復雜和具有高度不確定性的內外部環境,黨和國家基于底線思維對國有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國有經濟“五力”都以國有經濟活力為基礎,沒有國有經濟活力就不會有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國有經濟“五力”是國有經濟活力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具體化,以及在新時代的新要求和新體現。要在不同歷史條件、發展階段對國有經濟功能作用有不同要求的高度,理解國有經濟“五力”的由來與提出邏輯。


        二、新時代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的重大理論與現實意義


        正如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所指出的,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黨面臨的主要任務是,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開啟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新征程,朝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目標繼續前進。以習近平總書記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深刻總結并充分運用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的歷史經驗,從新的實際出發,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該思想明確必須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把握新發展階段,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統籌發展和安全。增強國有經濟“五力”就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提出的,也是為此服務的。把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確定為國有經濟改革發展目標是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貫徹落實。增強“五力”是實現國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基本路徑和必然要求,是國有企業和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這一改革發展目標的確定是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認識深化和理論創新的重大成果之一,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體現,開拓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我國經濟邁上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之路對國有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對國有經濟發展的必然選擇。


        首先,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新發展階段更好發揮國有經濟功能的必然要求與選擇。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國有經濟和國有企業功能定位發表一系列重要論述,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既體現了國有經濟作為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成分的傳統作用與屬性,也體現了新時代、新發展階段因應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全局的新標準、新要求。其核心要義包括: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在我國,國有經濟是社會主義性質和經濟制度的表征,是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二是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和主導力量。國有經濟在我國具有特殊重要地位和獨特作用,不僅是政府彌補市場失靈的政策工具,要在國民經濟健康平穩持續運行中發揮主力、導向和引領作用,是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大國重器。三是國家戰略的重要支撐力量和排頭兵。國有企業要成為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鄉村振興戰略等一系列國家重大戰略部屬的強有力支撐,要做落實新發展理念的排頭兵、做創新驅動發展的排頭兵、做“一帶一路”建設、實施綠色低碳發展戰略的排頭兵。四是實現共同富裕、維護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保障力量。國有企業要實現上述功能,就必須實現高質量發展,不斷增強“五力”。


        其次,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新發展階段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必然要求與選擇?!稕Q議》指出,一百年來,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奮斗,在進取中突破,于挫折中奮起,從總結中提高,積累了寶貴的歷史經驗。在這些歷史經驗中,其中第五條是堅持中國道路,而增強“五力”是新時代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必然要求與選擇。增強國有經濟“五力”與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是相輔相成的,具有內在一致性。國有資本與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會增強國有經濟“五力”,反過來增強國有經濟“五力”也會有助于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特別是增強國有經濟“五力”就意味著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和國有資本。黨在百年奮斗中始終堅持從我國國情出發,探索并形成符合中國實際的發展道路,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是創造人民美好生活、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核心內容。而無論是公有制為主體,還是按勞分配為主體,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中的社會主義因素,都要求支持國有資本和企業做強做優做大,增強國有經濟“五力”。


        再次,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新發展階段推動我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與選擇。新時代中國經濟發展要貫徹新發展理念、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實現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實現高質量發展,國有經濟作為國民經濟的主導,必須首當其沖。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實現國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標志。衡量國有經濟發展水平關鍵不是看其外在形式、規模、范圍和數量,而是要看其發展質量,其中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無疑都是反映國有經濟發展質量的關鍵指標。此外,隨著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順利完成,我國已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在新發展階段,我國一方面要繼續做好自己的事情,處理好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建設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共同富裕;另一方面還要應對來自一些國家的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和霸凌主義挑戰。為此,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新發展格局、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就變得尤為重要和緊迫。而通過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提高我國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防范和控制各種風險,是我國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構建新發展格局和實現共同富裕的有效途徑。


        經過40多年改革發展,我國國有經濟已經取得長足進步,規模、效益和效率都顯著提升。特別是進入新時代以來,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都明顯增強,為我國從高速增長階段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具備了實現新的更高目標的條件。但和新發展階段黨和國家對國有經濟的要求以及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的需要和人民的期盼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如自主創新能力、尤其是原始創新能力還不強,和國內外同類企業相比,國有經濟相關主體普遍缺乏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特別是在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數字經濟方面,國有資本、國有企業未能充分發揮應有的引領作用和戰略支撐作用。因此,從國有經濟自身發展來說,增強“五力”也具有必要性和緊迫性。


        三、新時代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的前提條件與基本路徑


        那么如何增強國有經濟“五力”?需要明確的是,樹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自信、社會主義制度自信、中國道路和中國文化自信,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即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堅持“國民共進”,是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的邏輯起點、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和國有資本的結果也是目標,但并不等于要削弱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恰恰相反,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中,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國有經濟等公有制經濟和民營經濟、外資經濟等非公有制經濟不僅應該也能夠實現協同共進。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堅持“國民共進”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基本特征和成功經驗。事實上,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非公有制經濟不斷發展壯大,與此同時,以國有經濟為主的公有制經濟總體上也在不斷發展壯大,二者之間并不矛盾,而是相互促進、相輔相成、相得益彰。近年來,一些民營經濟發展較好的地區,國有經濟也都實現了較高質量發展。在我國,國有經濟、民營經濟都要做強做優做大,共同實現高質量發展,唱衰和做衰其中任何一種經濟成分的言行都是錯誤的,不負責任的。建立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的基本經濟制度基礎,這是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的基本前提。


        從共性特征和基礎條件來看,無論增強國有經濟“五力”中的哪一力,都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一是加強黨的領導。要通過進一步發揮黨組織作用使國有經濟相關企業成為更有使命感和責任感的企業,成為黨和國家最可信賴的依靠力量和國家戰略的重要實現與支撐力量,成為維護人民共同利益和實現共同富裕的基石與保障。二是不斷激發國有經濟活力。要營造不同所有制企業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使更多國有企業成為具有優秀企業家精神的企業,平等參與市場競爭,成為充滿生機活力的市場經濟主體。完善選拔任用機制和中長期激勵機制,使更多國有企業經營管理者成為優秀國有企業家。三是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通過加強創新發展、協調發展、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和共享發展,推動國有經濟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加快從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轉變為創新驅動,實現有質量、有效率、有效益、可持續的發展。四是積極融入并服務新發展格局。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根據我國新發展階段、新歷史任務、新環境條件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和部署。國有經濟要在穩定增長、擴大內需、暢通國民經濟大循環、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和促進高水平對外開放等方面更好發揮作用。五是進行體制機制和制度創新、管理創新。要加快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資監管體制,建立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建立市場化選人用人機制和經營機制,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探索公有制經濟的多種實現形式,充分發揮兩類公司作用,對標世界一流企業提高管理水平,進行數字化轉型。從個性特征和具體影響因素來看,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各有不同的重點、途徑和要求:


        一是關于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要以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效率為前提,充分利用外部市場競爭機制和內部激勵約束機制,引導相關企業對標同行業世界一流企業,在提高管理水平、創新商業模式、降低生產經營成本及提高凈利潤增長率和凈資產收益率等指標上下功夫。加強品牌建設,提升國際化水平,使國有經濟主體能更好適應激烈競爭的國內國外市場環境,使相關主體在注重社會責任的同時,成為更加注重質量、效率和效益的現代企業,進一步發展成為更多世界一流企業和專精特新企業。


        二是關于增強國有經濟創新力。國有經濟創新力包括制度創新力、管理創新力、文化創新力、技術創新力,其中技術創新力是核心,但沒有其他創新力也難以產生技術創新力。增強國有經濟創新力關鍵在于提高國有經濟相關主體自主創新能力,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和原始創新能力,使其成為原創技術和新興技術策源地。為此,需要進一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大研發投入,提高研發強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加快核心技術攻關,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建立國有經濟創新體系和創新激勵機制,構建不同所有制經濟主體協同創新機制,加快創新人才隊伍建設,激發創新活力和動力,建設高水平創新創業平臺,孵化一批高新技術企業和科技領軍企業;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突破關鍵領域“卡脖子”技術和行業共性技術。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充分帶動、引領和支持全社會創新創業,成為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的重要支撐和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主力軍,在創新型國家建設中進一步發揮排頭兵作用。


        三是關于增強國有經濟控制力。國有經濟控制力即國有經濟主導國民經濟的發展方向、運行的態勢及控制重要產業、關鍵領域和資源的能力。增強國有經濟控制力關鍵在于優化國有資本的布局和結構、提高國有經濟創新力。為此,首先要強化國有經濟在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產業和關鍵領域的支配地位。推動國有經濟向國防軍工、能源資源糧食供應保障、戰略性物資儲備、骨干網絡、重大金融基礎設施等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產業和關鍵領域集中,維護國家戰略安全。強化國有經濟對國防安全、能源安全和糧食安全的保障能力。強化國有資本對產業鏈供應鏈的控制力,打通相關產業堵點、斷點,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強化文化領域國有經濟引領作用。加強國有經濟在創新型國家建設和前瞻性戰略性產業領域的研發投入,掌握更多殺手锏技術和產品。提升國有經濟對公共服務體系的支持保障能力。補齊國有經濟對基本公共服務有效供給不足的短板,建立多元化供給機制。


        四是關于增強國有經濟影響力。國有經濟的影響力主要體現在國有經濟服務國家戰略、承擔社會責任、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促進國民經濟高質量發展等方面的重要作用,以及由此所產生的美譽度和積極影響。增強國有經濟影響力要求國有經濟自身率先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實現高質量發展,在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發展共享經濟、促進鄉村振興和區域協調發展,發展低碳經濟、實現綠色轉型,發展數字經濟、推動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推動形成對外開放新格局等方面發揮引領帶動作用。在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促進東北等老工業基地振興和西部大開發,推動中部崛起,高水平高質量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等方面發揮引領帶動作用。同時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要在國內外樹立誠信守法、遵守相關規則、尊重相關文化、保護生態環境、積極參與公益活動的良好形象。


        五是關于增強國有經濟抗風險能力。增強國有經濟抗風險能力要堅持統籌發展和安全,強化對相關主體生產、投資、債務、金融等風險管理。第一要做好頂層設計,構筑金融風險防火墻,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第二要引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促進國有企業“脫虛向實”、做強主業。第三要防范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防止房地產泡沫破滅。第四要降低國有企業杠桿率,防止債券違約。第五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應對重大疫情、自然災害和國際突發事件的準備,對相關物資和技術的備份。第六要加強海外投資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的監管措施,杜絕盲目并購和惡性競爭,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為此,要強化監督和責任追究,牢牢守住不發生重大風險的底線,著力抓好重點領域風險防控,切實防范國別法律風險、廉潔自律風險,堅決守護好人民的共同財產。


        四、簡要的結語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決議》再次提到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有其深刻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和現實邏輯。增強國有經濟“五力”是我國學術界在新時代新發展階段面臨的一項新的重大課題,目前相關研究還很有限,亟需加強。理解和研究增強國有經濟“五力”要有系統思維、辯證思維和全局視野。過去,學者們對“五力”相關問題的研究主要停留在國有企業層面,今后要更加注重從國有經濟層面進行研究。國有經濟是在改革開放后出現的一個具有鮮明時代性的概念,其內涵和外延還在進一步演化中,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討。而對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這“五力”的界定、評價、影響因素和要求也會隨著時代的變遷有所調整。因此,沒有現成的理論可以對增強國有經濟“五力”的實踐進行指導,需要構建新的理論體系。這就是既超越傳統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也超越西方經濟學,同時又融匯貫通相關理論與實踐的基于“五力”目標的中國特色國有經濟理論體系。


        (作者系吉林大學中國國有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經濟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李政)



        文章來源:《上海經濟研究》




        濰坊市人力資源服務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濰坊市奎文區新華路116號   魯ICP備20001616號-2
        国产成人无码18禁午夜福利,女人与公拘交酡全过程,掀开超短裙老师的裙子挺进去